北京时间4月23日凌晨,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公布了瑞幸咖啡日前(周一)提交的IPO申请书。招股书显示,瑞幸咖啡拟登陆纳斯达克,股票代码为“LK”,计划融资1亿美元。瑞幸咖啡此次IPO交易的承销商为瑞士信贷、摩根士丹利、中金公司和海通国际,但并未具体披露股票发行量和定价区间等信息。

  招股书显示,瑞幸咖啡在2018年的净收入为8.4亿元,净亏损为16.2亿元;2019年截至3月31日净收入为4.8亿元,净亏损为5.5亿元。

  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,瑞幸在 18 个月内完成了从北京的一家试营店扩展到中国 28 个城市的 2370 家门店的高速扩张,累计交易客户超过 1680 万人次,2018 年的客户回购率超过 54%。

  这家刚刚运营了一年半的企业,从成立第一天起就竖起了挑战行业老大星巴克的大旗。但从今天的门店数量来看,确实已经成为近两年成长最迅猛的咖啡零售商。

  不过,持续的巨额亏损,让这种以门店为核心的重资产模式和长期补贴的激进战略饱受质疑。2019年4月初的设备融资租赁,让 “下一个ofo”的论调再次甚嚣尘上。

  虽然紧随其后的B+轮1.5亿美元融资自动破除了瑞幸即将“倒闭”的流言,但融资之后依然如此迫切地赴美上市,也暴露了其资金短缺问题的严重性。要完成2019成为中国第一大咖啡连锁品牌的目标,恐怕还需要更多资金的投入。

  不过从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来看,基于持续扩大的门店规模,瑞幸也迎来了两个转机:

  一是规模经济初显,虽然成本居高不下,但前期大量投入的门店,正给瑞幸的收入带来快速增长。从招股书可以看出,自2018年第二季度以来,瑞幸咖啡的收入增长就开始逐步提速。2019年第一季度营收4.7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100%。

  与此同时,大量的门店和前期巨额的广告投入也开始产生正向效应,截止2019年3月31日,瑞幸咖啡获取新客的成本从103.5元降低到16.9元。

  二是往产业链上游拓展能力圈的机会,对产地资源和烘焙工厂的掌控,是星巴克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源头。

  招股书披露,瑞幸与世界第三大粮食输出商路易达孚公司达成合作,将于2019年在中国合资建设运营一家咖啡烘焙工厂。而路易达孚则将在瑞幸咖啡完成IPO后,以等同于公开招股价格,定向发行的方式购买总额为5000万美元的A类普通股。

  瑞幸目前激进的规模化打法,最终是希望形成一个更大的商业闭环,建工厂之后,瑞幸离实现这个闭环又更近了一步。掌控了产业链就掌控了价值链,这是典型的互联网扩张模式,有浓重的神州租车的影子。

  但这条逐渐清晰的道路并不只有瑞幸走过,历史告诉我们,踏上这条发展路径的,要么走出来成为行业巨鳄,要么倒下去一败涂地,没有第三种可能。哪怕瑞幸上市,离安全区也还有很大距离。